guide

為何要開放資料?

Languages:  de  el  en  es  fr  he  hr  id  is  it  ja  ko  lt  lv  nl_BE  pt_BR  ro  ru  zh_CN  zh_TW 

開放資料 (Open data),尤其是政府資料開放 {term:open government data}) ,可以看成是一個尚未被大量開發的巨大資源。許多組織或是個人為了要完成他們的工作或是任務而收集了大量各式各樣不同的資料。而在資料的收集上,不管是資料收集的品質,或是其所涵蓋的領域來看,政府都扮演了一個非常重要的角色。同時,因為大部分政府所收集的資料依照法令的規定應該屬於公共資料。所以這些資料都可開放釋出,供他人自由使用。為什麼這會很重要?

我們預計資料的開放能在很多領域創造出新的價值。我們也有實際的案例來說明開放資料在這些領域的使用情況。如果說,我們很確定資料的開放能帶給政府部門與組織很大的利益,我們的確無法很精確的預測,在未來會創造出哪些新的價值,以及以什麼方法創造出來。因為創新的本質,就在於他是來自我們意想不到的地方。

在很多領域,我們已經可以指出開放政府資料可帶來的新價值。這些領域包含了:

  • Transparency and democratic control * Participation * Self-empowerment * Improved or new private products and services * Innovation * Improved efficiency of government services * Improved effectiveness of government services * Impact measurement of policies * 透過不同來源的資料的彙整,與巨量資料的分析和模式建立來產生新的知識

在這些不同的領域內,我們都可找到成功的實際範例。

在透明化度這一部分,例如芬蘭的 ‘tax tree’ (稅金樹) 與英國的 ‘where does my money go’ (我的錢跑哪裡去),這兩個網站分別將政府使用人民繳納稅金的分配整理出來。然後還有加拿大政府的案例,因為資料開放揭露了一個金額高達 $32億美金的慈善稅收的舞弊案。其他還有許多網站,例如丹麥追蹤國會動態與法案程序的網站 folketsting.dk,可以讓人民清楚知道目前正提出中和進入審查的法案有哪些,以及民意代表們對這些法案的態度是什麼。

政府資料的開放也可以讓你在每日的生活中做出更好的決定,或是讓你能更積極的參與社會活動。在丹麥有位女士建立了一個名為 findtoilet.dk 的網站。網站內列出了丹麥所有公共廁所的位置。這樣一來,一些她所認識有膀胱控制問題的人都可重新拾回信心,並願意較常出門。在荷蘭, vervuilingsalarm.nl 這個網站提供了一個空氣品質的警告服務。當你所在地區隔日的空氣品質預測會超越你設定的標準時,他們就會發一封警告訊息給你。在紐約你可以很輕鬆地找到可以溜狗的地方,或是找到其他也一樣會去這些公園的愛狗人士。其他如在英國的 ‘mapumental’ 或是在德國的 ‘mapnificent’ 都使用了政府開放出來的資料來提供他們的服務,你可以透過這些網站來尋找符合你的條件的房子。你可以依照例如通勤時間,住屋價格和居住景觀等設定來做篩選。

從經濟這一點來看,資料開放也一樣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許多研究報告都指出,資料開放可產出的經濟價值光是在歐盟地區就可能高達每年數百億歐元。歐盟許多新的產品和企業都資料開放的受益者。例如,丹麥的 husetsweb.dk 網站可幫你找出住屋有效提升能源規劃的方案。這包含了財務上的規劃與協助找到適合的施工廠商。這個服務除了使用地籍資訊與政府補貼的相關資訊,也結合了在地的商業登記資訊。Google Translate為了改善他們的服務品質,使用了歐盟為數龐大的文件資料來訓練他們的翻譯功能和演算法。因為歐盟的每一份文件,都須要同時以數種不同歐洲語言來紀錄。

資料開放對對政府本身來說,也能創造新的價值。例如,它可以有效的提升政府的服務效率。當荷蘭教育部將他們所有與教育相關的資料公布開放放上網路讓任何人都可自由使用後,他們每日需要處理的問題開始大量減少。然後部門的工作負擔與經費需求也一併降低。對於剩下依然需要處理的問題,他們也能比較容易找到答案,因為所有的資料都已經公開清楚列出。資料開放的確能夠讓政府的效能提升,而最終這一切都可減少部門運作所需的經費。荷蘭管理文化資產的部會除了很積極的將他們的資料釋放出來,同時還與許多如 Wikipedia 基金會等的歷史愛好者組成的社團與組織合作。這讓他們除了能將部分工作分配出去,還能提供工作執行的效能。這些合作關係不只提升了政府部門資料的品質,同時也縮減了部會在人事與經費上的需求。

雖然我們已經在社會層次或是經濟層次上看到許多「開放資料」的應用和建立新價值的真實範例,但是我們依然無法預測在未來還會有哪些新的可能會出現。透過資料的重新配對與組合,我們能創建出新的知識與認識,而這一切都能將我們帶往全新的領域。而這一切在以前就曾經發生過。就在 19 世紀的倫敦,Dr. Snow 將霍亂造成的死亡人口分布與飲用水的水井位置作結合與分析後,發現飲用水的污染與霍亂的關係。這個發現讓倫敦市開始建立現在化的地下污水系統,從而大大改善市民的整體健康狀況。資料開放讓不同的資料有機會互相比對和引用,不可預期的新發現也隨之出現。我們相信在今天,類似的發展還會重現。

如果政府資料能轉化成開放資料,我們就能將這未開發的潛能釋放出來。也只有當資料是真正開放時,這一切才有可能實現。開放,意味著對於資料的使用範圍與使用者的身份沒有任何的限制(不管是法令上的,經濟上的或是技術上的)。每一種限制都只會禁止人們來使用這些公部門資料,而越少人使用而我們就越難找到這些資料可以擁有的加值應用模式。公部門資料需要真正的開放,才能完全釋放出資料的潛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