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ide

为什么要开放数据?

Languages:  de  el  en  es  fr  he  hr  id  is  it  ja  ko  lt  lv  my  nl_BE  pt_BR  ro  ru  zh_CN  zh_TW  my 

{term:开放数据},尤其是{term:开放的政府数据},是一类重要的但仍未被妥善开发利用的庞大资源。许多个人和组织为了完成鸽子的人物都收集了广泛的不同类型的数据。政府在这当中尤为突出,这不仅是因为其收集的数据的总量以及种类尤其庞大繁多,而且因为大部分政府数据本身受法律的规定需要公开,这也就使得政府数据可以被开放并且被公众获取以及利用。那么为什么将数据开放是如此重要的呢?

在许多不同的领域中我们都可以期待开放数据能具备其价值,在这一点上我们已经能看到相应的案例。同时,大量的组织和个人将会受益于数据的开放,这也包含政府本身。然而,预测开放数据在将来将以何种方式在哪个领域创建何种价值是无法预测的,要知道,创新的本质就是其往往来自于意想不到之处。

对于开放的政府数据将会对哪些领域做出贡献则是可以列举的,比如:

  • Transparency and democratic control * Participation * Self-empowerment * Improved or new private products and services * Innovation * Improved efficiency of government services * Improved effectiveness of government services * Impact measurement of policies * 通过挖掘大数据中的模式和整合不同数据源来产生新的知识

在这些领域中,都有大量的成功案例

比如对于政府透明度,芬兰的「tax free」项目和英国的「where does my money go」项目都向民众展示了政府如何使用税收。 而在加拿大的例子中,加拿大政府更是靠开放数据挽救了32亿美金的慈善税收诈骗损失。又比如丹麦的folketsting.dk项目追踪议会动态以及立法进度,因此公众可以清楚知道议会发生了什么哪些议员参与其中。

开放的政府数据也能帮助你在生活中做出更好的决策或者使你在社会活动中更为活跃。来自丹麦的一位女士开发了findtoilet.dk,一个显示全丹麦公共厕所的网站,来帮助她所认识的有膀胱问题而不敢出门的人士放心外出。新西兰的项目,vervuilingsalarm.nl,则会在你周边的空气质量低于一个自定义的阀值时向你发出警告。在纽约你可以很简单就找到允许你遛狗的地方又或者找到和你去同一个公园的朋友。类似于英国「mapumental」和德国「mapnificent」的服务则允许你根据上下班的路程、房价、周边景色的条件来挑选自己想要居住的地方。以上所有的例子都利用了开放的政府数据。这个服务使用了地价数据,还使用了政府辅助数据和地方商业登记数据。Google翻译服务使用了海量的欧盟多国语言文档来训练其翻译算法,进而提升了其服务质量。

从经济角度来说,开放数据也同样重要。一些研究估计,单是欧洲市场,开放数据的经济价值已经达到了每年几十个亿欧元。新的产品和公司都使用开放数据。丹麦的 husetsweb.dk 可以帮助你找到提升家庭能源使用效能的方法,包括提供财政规划和联系施工承包商。

开放数据对政府也及其重要。比如,开放数据能够提升政府的效能。自从荷兰教育局在网上发布了所有教育相关的数据以供再利用后,他们收到的问题量大幅度减少,大大降低了他们的工作量和成本。而且因为很清楚到哪里去找相关的数据,公职人员回答那些未解决的问题也更容易。开放数据也提升了政府的效力,并且最终降低其成本。荷兰文化遗产部门积极发布他们的数据并和民间历史团体以及诸如Wikimedia Foundation这样的组织合作来使得其更有效力得执行工作。这一切不仅提升里他们数据的质量并且最终精简了他们的部门。

尽管已经有许多开放数据创造社会价值或者经济价值的例子,我们并不知道会有哪些新的可能。数据的重新组合将会创造新的知识和见解,而这一切将会引领在全新领域的应用。我们已经在过去见证过这样的例子,比如,在19世纪,通过将黑死病死亡率和饮用水井的地理分布联系起来,Dr. Snow发现了饮用水污染和黑死病之间的关系。而这引领伦敦建造了全新的排污系统,并大幅度改善了公众卫生状况。我们可以期待类似的社会进步将再次发生因为未知的新见解将会诞生于开放数据的重新组合之中。

这一未曾开发的潜能将会通过我们把政府数据开放而释放。而仅当这些数据是真正开放,即对于任何人不存在任何再利用数据的限制(无论是法律上的,经济上的还是技术上的),这才可能会发生。任何一个限制都会使得再利用公共数据成为不可能并且降低找到新的价值的可能性与方法。要让这些潜能被释放出来,公共数据必须成为开放数据。